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河南娱乐

河南男子因赡养问题捅死两个亲妹妹 半个月后8旬父亲在痛苦中绝食身亡

时间:2022-10-01 来源:金赛药业

河南一名男子因父亲的奉养问题,载有着妻子前往妹妹家理论,随即残忍地杀死两个到场的亲妹妹,半个多月后8旬父亲在痛苦中绝食身亡。3月31日,记者采访得知,该男子判处死刑,妻子被判有罪,这个结果遭到死者家人批评。

何爱玲和父亲。受访者 供图

遇害者之一叫何春玲,殁年55岁,同住河南省安阳市殷都区高楼庄后街某小区。

在河南郑州下班的女儿王珊告诉他记者,惨剧因外公的赡养问题引发。

她说道,外公外婆共育有5个子女,杨家大喊何太平,妻子姓贾,老二叫何爱玲,她妈妈何春玲排行第三,老四去世多年,老五叫何伏平,几年前外婆去世后,外公的4个子女轮流照顾他,每家照顾一个月,后来轮到姨妈何爱玲照料时,“她和我妈商量,外公住在她家,她白天照顾,我妈晚上照料,共两个月。”

随后,何春玲每天下午下班后,都会到姐姐何爱玲家去,第二天早上去上班。

王珊讲解说,姨妈何爱玲同住安阳市殷都区西郊乡小屯村,那里离她家大约有3公里近。

她伤心地回忆说,2018年4月20日上午9时左右,正在河南漯河市公干的她,忽然接到父亲打电话的电话,说外公家在打架,她妈妈被人打了。

一会儿后,王珊又接到父亲电话称,她妈妈被人杀害了。

王珊立即赶回安阳老家,看到现场已拉起警戒线,“我妈仰面推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上有数卖鲜血,简直惨不忍睹。”

案发现场留给的血迹(红圈中)。

事后,何春玲的遗体被送到当地殡仪馆,案发后第5天火化,后来安葬在一个公墓里。

记者采访获悉,案发当天清晨8:38,安阳市公安局殷商分局收到报警电话称之为,当地小屯村再次发生打人,有人死伤。

接警后,警方高度重视,立即派民警赶往现场展开调查。

民警看到,案发现场西边门台南侧地面上有一具尸体,胡同内院门口东侧地面上发现一把刀柄和折断的刀身,刀柄上有血迹,附近菜地里发现一把尖刀,刀身也有血迹。

警方调查获知,那名死者叫何春玲,案发现场有两名受伤的女子,她们分别叫何爱玲和刘芳,两人系婆媳关系,被120送往安阳市中医院医治,后来何爱玲经抢救无效死亡,儿媳刘芳于同年6月2日出院。

经鉴定,何春玲头面部有1cm至7cm平均的6处刀伤,系由被他人所持单刃锐器刺击胸部致心脏破裂死亡。姐姐何爱玲头面部也有2.5cm至9cm不等的6一处伤口,系由被他人所持单刃锐器刺击胸部致肝脏、升结肠破裂致大出血死亡。

此外,刘芳背部有4一处刀伤,左手手指指腹有一处刀伤,背部创口深达胸腔,致肋间动脉断裂、肺裂痕,经检验,她外伤致失血性休克(重度)、肺裂痕构成轻伤二级。

警方通过监控找到,案发当天清晨8:20,两死者的大哥何太平骑电动车载有着妻子贾某朝二妹何爱玲家骑行,两人旋即被警方瞄准为嫌疑人。

案发当天上午,何太平到安阳市公安局殷商分局案件大队投案自首,称之为他在二妹何爱玲家将她砍死受伤,将三妹何春玲捅死。

何太平落网后向警方供述称,因父亲奉养问题,案发当天早上他和妻子贾某从滑县回去去找小弟何伏平,发现他家没人,回家后他把家中两把水果刀装有到上衣口袋内,当时没有告诉他任何人,然后骑着电动车载上妻子贾某去二妹何爱玲家,抵达后看到二妹和三妹躺在门口,见面后他们再次发生争吵,何春玲在他前面捉着他的右手掰他的大拇指,何爱玲在他身后用拳头打他的头,他摆脱后掏出刀子朝何春玲身上捅了几刀,“我妻子一看我用刀了就抱着我,我把她追赶后又砍死何春玲,刀子捅折断了刀身掉在地上,我就把刀把扔了,又掏出另一把刀,转身砍死向我身后的何爱玲,捅的部位是她的肚子和头部。”

何太平说,当时何爱玲的儿媳妇刘芳也在现场,“如果她身上有刀伤的话,认同是我捅的,我带刀去何爱玲家就是想要解恨,能说道事就说事,说道不成事就捅她,捅出啥算啥。”

他坦称,那是两把水果刀,小的长约20cm,刀身约2cm长,大的长约30cm,刀身约3 cm长,砍死完了后他就骑着电动车拿着刀沿胡同向南走了,后来把刀扔到到附近一菜地里,经过女婿门市时,他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对方,让他陪他去投案。

他讲解称,他父亲是安阳市平原制药厂退休职工,生活不能自理,积蓄有10万多元,4兄妹达成协议,父亲由4人按月轮流赡养,父亲积蓄的现钞由他交给。因父亲工资的处置问题,他与两个妹妹产生过矛盾,村委会曾调停过。

他说,2018年3月,其他三兄妹未经他同意,把父亲存折挂失后将钱放入来分了,他曾寻找村委会调停,要求把分的钱收回来存到村委会,后来没调停成功。

对何太平的这个说法,死者何春玲的女儿王珊告诉他记者,当初外公由大舅何太平照料时,她姨妈和妈妈找到外公瘦了18斤,当时她们非常生气,提出提高存折管理办法,“但大舅一直不露面,他们推着外公到银行挂失现钞后,将里面的钱转存到了一个新的账户上,由大家共同监管,其实显然没私分外公的那笔钱,这几乎是一个误会。”

何太平的妻子贾某则称,案发当天清晨,她和丈夫到达何爱玲家后,丈夫边说边争吵,没吵几句就动手了,当时何爱玲要打何太平,她就拉着她,后来何太平拿着刀朝何爱玲身上划出,她就赶紧过去丢下他,“我女儿到达现场后,也一起把他冲破。”

被砍死成轻伤的刘芳则称,案发时她在楼上听见楼下过道里有人大吵大叫,下去看见何太平在门外面拿刀捅何春玲,他们身上全都是血,她用手拦住何太平,他拿着刀往她身上捅了几下,之后又去砍死何春玲,她受伤后电话了110和120。

刘芳还称之为,当时看见贾某在过道内拿刀捅刺何爱玲,还把何爱玲拉到院外砍死螫。

2018年4月21日,何太平因涉嫌罪故意杀人罪被刑拘。

2019年1月7日,安阳市检察院指控何太平罪故意杀人罪,向安阳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检方在起诉书中讲解了事发经过和相关证据等。

庭审时,何太平对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不持异议。

他的辩护人河南观博律师事务所律师程方的申辩意见是,何太平没有杀人的主观故意,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包含故意伤害罪,被害人对于矛盾的激化存在过错,何太平案发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且认罪态度好,建议从轻惩处。

何春玲。

安阳市中级法院经审理查明,何太平与被害人何爱玲、何春玲系兄妹关系,双方因赡养父亲问题产生矛盾。

案发当天早上,何太平与妻子贾某等人从滑县回到殷都区西郊乡小屯村家中,到小弟何伏平家欲去找他理论,因对方家中无人,遂回到自己家中,何太平将家中两把尖刀装到上衣口袋。

当天清晨8:30左右,何太平骑马车载着妻子贾某到殷都区西郊乡小屯村何爱玲家中去找她理论,当时何爱玲、何春玲均在现场,何太平与她俩发生争吵、打斗,打斗过程中,他所持事先携带的尖刀捅螫何春玲头面部、胸腹部约10余刀,致何春玲当场丧生。何太平又持刀砍死螫何爱玲,捅螫过程中刀被捅断,何太平又从身上拿出另一把刀之后砍死刺,砍死螫何爱玲头面部、胸腹部达10余刀。期间,何爱玲的儿媳刘芳上前劝架,他持刀砍死螫她背部4刀。被人拦开后,他离开现场,何爱玲、刘芳被送往医院医治,何爱玲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该院另外查明,案发当天,何太平在家人会见下到安阳市公安局殷商分局投案,羁押后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

法官审理认为,何太平所持事先打算的尖刀,多次捅螫被害人头面部、胸腹部等敌部位,并致两人丧生,一人轻伤,其主观上具备非法褫夺他人生命的故意,构成故意杀人罪。

他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了主要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他因父亲的赡养问题与两个妹妹发生争执,继而持刀捅刺3名被害人,不能确认被害人有罪过。

安阳市中级法院认为,何太平在短短几分钟内,砍死刺3名被害人多达30余刀,作案手段极其残暴,罪行极其相当严重,依法应予严惩。他虽有自首情节,未予从轻。

2019年4月4日,安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宣判称之为,何太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一审宣判后,何太平上告,向河南省高院驳回上诉。

他的上诉理由是,他主观上没杀人的故意,事先没有预谋,为了家庭奉养纠纷去找何爱玲理论,带刀是为了吓唬对方,在何爱玲先动手后他才反击,不应包含故意伤害罪,他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或减低处罚。

他同时还称,何爱玲、何春玲与小弟将父亲养老的存款放入私分,并在村里声称他私自动用父亲的存款修筑自家房屋,使其颜面尽失,对该案的再次发生不存在过错,他无罪悔罪,不愿赔偿。

他的辩护人称之为,他是在受到两名被害人先动手打击后迫不得已掏出水果刀自卫,其行为远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严重后果,但没有致被害人于死地的主观心态,此案系因家庭纠纷引起,被害人何爱玲、何春玲对矛盾的激化负有必要责任,请求法院对他从轻处罚。

2019年9月21日,河南省高院审理后开具刑事裁定书称之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发现场。

那么,当初与丈夫一同前往案发现场的妻子贾某又是如何处置的呢?

2018年4月21日,61岁的贾某因打伤他人,被安阳市公安局殷商分局行政拘留15天。同年5月5日,她因涉嫌罪故意伤害罪被刑拘。

同年5月18日,安阳市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要求不批准逮捕她,同日贾某被取保候审。

2019年1月12日,贾某被逮捕,后来又被取保候审。

2019年7月8日,安阳市检察院指控贾某犯故意伤害罪,向安阳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

检方在起诉书中详细讲解了事发经过以及贾某的过错。

与此同时,3名死伤者及其诉讼代理人则诉称,贾某主观上与丈夫有共同杀人的故意,客观上与他共同实施了杀人行为,应依法追究她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并从宽判处, 赔偿还包括精神抚慰金等在内的各种损失总计763万余元。

贾某及其辩护人辩称,她没有与丈夫共同伤害他人的故意,也不告诉丈夫去妹妹何爱玲家时带刀。她与他一起到何爱玲家,目的是与何爱玲理论,在发现他持刀损害何爱玲时,还对他进行了阻止,称自己无罪。

庭审时,她的辩护人出示了一份荣誉证书,证明她曾在2006年获得安阳市殷都区“敬老好儿女金榜奖”。

安阳市中级法院审理查明,当时贾某在与何爱玲再次发生搏斗时,看到丈夫持刀伤害何爱玲后,立即暂停搏斗并上前阻止他,在制止过程中她右手背部被他持刀割伤。

该院指出,公诉机关提供的立案证据不能证明贾某与何太平在案发前具备伤害何爱玲、何春玲的共同故意,也无法证明她知道丈夫去何爱玲家时带有尖刀,也不能证实在何太平伤害何春玲、何爱玲时,她故意为何太平的伤害行为获取帮助,她并无伙同丈夫持刀损害被害人的主观故意,她的行为与两人的死亡后果之间无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2020年6月17日,该院一审宣判称之为,贾某有罪。

死者何春玲的女儿王珊告诉记者,宣判后,他们上告,于同年6月24日向安阳市检察院递交了抗诉申请书。

他们指出,安阳市中级法院在审理贾某案件时,不存在事实确认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民事赔偿金严重背离事实,与实际损失相去甚远,无法做惩治犯罪,填补损失的功能。

同年6月29日,安阳市检察院回复他们说,“本院认为该案不合乎抗诉条件,决定未予抗诉。”

王珊说,后来他们又向河南省检察院提交了一份关于催促反对抗诉的申请书。

他们指出贾某的刑事判决部分不存在事实认定错误和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涉及规定,安阳市检察院应当提出抗诉,催促河南省检察院支持他们对该裁决的抗诉催促。

她称,该案的必要起因是何太平的家人酒后持刀滋事,并与何伏平、何爱玲发生冲突,进而激化了家族矛盾,后来何太平和妻子贾某协商一致,从家中携带凶器,一起至何爱玲家实施打击报复行为。

王珊告诉记者,案发前一天晚上,何太平的大儿子因家族纠纷,酒后持刀到何伏平家打架,随后骑电动车到何爱玲家门口谩骂滋事,何太平夫妻俩片面地指出儿子受到了捉弄,对何伏平、何爱玲、何春玲滋生了仇恨心里。

王珊讲解说道,贾某的笔录表明,案发当天清晨她对丈夫说道“到了何伏平家,他们要叫醒就和他们吵,要打就和他们打。”她指出贾某的唆使诱发刺激了何太平故意杀人的犯意。

“有证据表明,贾某为因应丈夫对何春玲进行砍死螫,将何爱玲拖拽到过道内,持刀对她实施打伤捅刺。”王珊说,当时贾某是用何太平一同装载的刀具行凶的。

下一步,他们将之后向涉及部门受理。

检方的回应书。

王珊伤心地说道,令其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当初案发后半个多月,外公不吃不喝,在悲伤中绝食自杀身亡。

她的小舅舅何伏平告诉他记者,案发后他把父亲接回家照顾,但父亲每天不吃不喝,还把端到身边的饭菜推掉,整天陷于悲伤之中,看见他日渐虚弱的样子,家人很是难过,后来给他赢营养液时,他还拔掉管子,2018年5月7日,老人辞世,享寿84岁。

西南商报源点新闻记者 黄平

上一篇:学党史 办实事 开封市保障性住房管理中心推进安置住房管理信息化建设 上一篇:洛阳中院审理的这起涉黑案被央视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报道_政务_澎湃新闻-The Paper

您可能也感兴趣:

推荐阅读

图文欣赏